荞麦面赛高

目前是无证老司机
上学原因所以文可能会更的很慢

(胜出abo)炮友=男友

评论走链接

乐乎幼儿园:)

我求您不要屏蔽!!!!

已经第四次了!!!!( ´_ゝ`)

(轰出)我的太阳(2)

※ooc预警

※私设如山

※依旧短小

※吸血鬼轰×血猎人类久

※撞梗致歉,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chapter 2

人在被念叨很多遍会觉得烦闷,当然吸血鬼也不例外。

在轰遭到绿谷的“先生”十连的时候,轰的内心是崩溃的。

“血猎,我有名字,轰焦冻,不要先生先生地老叫。”

“我也大不了你多少。”

绿谷愣了一下,反应过来。

“啊!抱歉!现在才想起来没自我介绍。”

“我叫绿谷出久,我可以叫您轰君吧?请多指教。”

“……随便。”

两人穿梭在树林中,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轰君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绿谷小心翼翼地看向轰,过了这么久,他仍是很好奇轰斗篷底下的长相。

“我本来是在我的城堡看书,但是某个傻乎乎的人踩中了我的陷阱,所以我就出来了。”

然而傻乎乎的绿谷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是那个傻乎乎的人,还气愤道:“那个人真是无礼,看书最不能被打扰了。 ”

轰凉凉地瞥了一眼绿谷。

绿谷,那个无礼的人就是你。

“轰君住在城堡?那么轰君一定是一位非常富有的人吧?”

“……算是吧。只不过偌大的城堡只有我一个人罢了。”

“咦……?那轰君的爸爸妈妈呢?”

在提及妈妈的那一刻,轰猛然地停下来,看向绿谷的眼神也没有刚刚的松懈。

绿谷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那个,抱……”

“快走吧。”

绿谷抬起头,看到的是轰君若无其事的背影。

但是他们都知道,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轰抬头看了看天空,心下暗暗盘算着。

还有两个月,还有两个月就到月圆了。混蛋老爸又会以各种借口来找自己,让自己娶妻生子。

他可不想娶一个不认识的女吸血鬼,这对他和那个吸血鬼都不好。

娶妻生子……吗。

轰不由自主想到绿谷。

!?他怎么会突然想到那个血猎?

且不说他是血猎,更何况他是个人类男性。

或许是想的太过投入或是偷袭之人武艺高超,当轰反应过来那支箭已经离自己不远了。

轰本来是想受一击然后再没什么事地让它自己愈合。

但是他低估了偷袭者的实力。

也低估了绿谷的速度和勇气。

轰看着挡在前面的绿谷,惊讶地睁大眼:“你?”

“轰君……我刚刚远距离查看了一下,这支箭是淬了毒的银箭……”

“什……?”

轰绕到绿谷的背后,看见的果真是一支淬了毒的银箭。

毒强到箭头都在发黑那种。

吸血鬼最怕阳光和银器,如果这支箭在他身上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显然那个偷袭者是知道他是吸血鬼的。

那偷袭者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插曲,不爽地“嘁”了一声,就逃走了。

但轰现在已经无暇及此,绿谷身上的毒素正在迅速蔓延,而绿谷此刻已经昏迷不醒。

轰看着银箭沉默了一会,最后狠狠心将它拔了出来,帮绿谷处理伤口。

从而忽视了正在颤抖的手和炙烤到发黑的手掌。

真是,搞不懂到底谁欠谁了。

轰站在点燃的火堆前,不禁想着。

绿谷醒的时候,身上盖着一件斗篷,他迅速反应过来这是轰君的。

强大的想要看轰君脸的想法让他不管不顾地起身,然后——

“哎哟喂痛痛痛痛痛痛……”

轰听见这边有声响,立即抽身去扶绿谷,绿谷想要睁大眼睛看清轰的脸,奈何生理泪水遮住了他的视线。

“你昏迷了一天,现在还不能动,小心把伤口扯裂了。”

“噢……”没有近距离观看轰君的脸让绿谷很是不开心。

但是没关系的!现在也可以看!

绿谷如此安慰自己道。

绿谷努力地直起身,他气喘吁吁地抬眼时却被眼前的场景惊艳到了。

嗯,是惊艳。

轰此时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火堆,红白色的头发犹为显眼。左脸有一块疤痕,但是这并没有干扰到他的容颜。异色的双眸中倒映着火光,绿谷不禁看出了神。

直到他在轰的眼中看见了自己。

——————

绿谷: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

(轰出)我的太阳(1)

※ooc预警

※私设如山

※依旧短小

※吸血鬼轰×血猎人类久

※撞梗致歉,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chapter 1

  轰焦冻是一个混血吸血鬼。

  在这个年代,吸血鬼并不少见。与其说是常见,不如说是在林子里发现一具被吸干血液的尸体都是家常便饭。

  但是轰是那种连吸血鬼都闻风丧胆的吸血鬼。

  因为他父亲是吸血鬼,母亲是人类。所以偶尔会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低阶吸血鬼来挑衅他,然而不是被他冻成冰块就是烧成灰烬。

  轰叹了口气,熄灭了左手的火苗。看向没有拉紧的窗帘之间小小的缝隙,里面透出一丝丝阳光。

  他的眼神向往而又依恋。


  吸血鬼是不能接触阳光的,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

  轰焦冻的母亲轰冷在他的小时候常常给他讲外面的世界和阳光有多么温暖。

  小时候的他一昧地向往着外面的世界,母亲的警告常常挂在耳边。

  “焦冻,要记住哦。”

  “吸血鬼是不能被阳光照射的。”

 

  轰伸出手指放到阳光底下,不到一秒就把手指缩了回来。

  他看着自己发黑的手指又很快恢复如初,嘴角扬起一分苦笑。

  他是应该讨厌还是感谢他吸血鬼的身份呢?

  他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

  他想知道所谓的人类长什么样。

  他想知道……被太阳温暖地照射是什么感觉。

  这个念头一升起来,他就立刻否认了。

  轰摸了摸脸上因太阳而产生的难以痊愈的疤痕,母亲的话历历在目。

  他亲眼看见母亲一边恐惧地看着他,把他推到阳光那里,一边嘴里念叨着。

  “你的左半边,真是丑陋啊。”

  一瞬间,被阳光照射的痛感传遍他全身,半分没有温暖的感觉。

  他有些分不清到底是身上更疼还是心更疼了。

  裸露在外的脸被灼伤,佣人们赶快把他抱到物屋里,但是脸上的疤痕要永远留下来了。

  轰想的出神,忽然听见陷阱被触发的声音。

  “谁!?”

  绿谷出久是一个血猎。

  血猎是专门猎杀吸血鬼的,按理说应该样样完美毫无瑕疵,但是我们的绿谷小血猎。

  是个路痴。

  他无数次经过无论怎么看都是一样的灌木丛时,下意识看了一眼。

  啊,上面的果子少了一个哎。

  等等少了一个!?

  绿谷抱着“接着往下走肯定会找到出口”的想法,兴奋地抬脚踩下去——

  咔嚓。

  糟,糟糕了!

 

  此时此刻,轰正在和挂在树上的绿谷大眼瞪小眼。

  “那个……请问你可不可以帮忙把我放下来啊?”绿谷摸了摸鼻子,犹犹豫豫地说道。

  毕竟他面前的人可不是那么正常,哪个人会在大白天穿一个黑色的斗篷还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

  绿谷尴尬地移眼。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种压迫感!?


  轰有些诧异地看了看他面前的血猎。

  没错,血猎。

  他腰上别的银制匕首和身上吸血鬼的血腥味告诉轰,他是一个可以将吸血鬼杀死的血猎。

  但是这个人……似乎不知道他是吸血鬼,是新人吗?

  轰掰过绿谷的下巴,眯眼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绿谷明显呆住了。

  “……谁?谁??”

  轰瞧着绿谷的反应,不知怎么地,他暂时放下了想要杀掉这个血猎的念头。

  这么傻的人,还是先留着吧。

  轰无奈地转头看向跟在他屁股后的绿谷:“你没有要去的地方吗?血猎。”

  “抱歉先生,我迷路了,正在寻找同伴……”绿谷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道。忽然意识到什么。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是血猎?”

  “你这身装扮,是个人都知道是血猎吧。”

  “也,也是哎。”

  “现在,我带你出森林,咱们就分道扬镳,好吧?”

  绿谷一听,连忙摆摆手,说道:“不不不,我进来是因为我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我妈妈危在旦夕,我需要来这里寻找一种草药!”说着就拿出一张画,“就是画上的草药!”

  “……无根草?”

  轰有些复杂地看了看绿谷。

  “无根草生长在龙潭虎穴,你是新上任的血猎,定会九死一生。”

  “哎——您又猜对了吗!我虽然是新上任的血猎,但是可是受过All Might的好评的!”

  那个帝国最厉害的血猎吗。

  “那这样吧?您跟我一起去,等到我拿到无……无根草之后就出去!怎么样?”

  “你我不过一面之交,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因为您看起来人很好啊!而且要是想杀了我,刚刚就已经动手了吧?”

  不,我真的有动过杀你的念头。

  轰看着小血猎闪闪发亮的眼睛,叹了口气。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帮你啊。

  鬼使神差地,轰答应了下来。

  “好。”

  就算是他想让他的耳根子清净一些吧。

睡美人(轰出)

※私设如山
※抱歉来晚了!今天一直在学校呜呜呜
※ooc预警
※双向暗恋
※观看愉快!
  绿谷出久喜欢轰焦冻很久了。
  而他也从来都没有奢望那个闪闪发光的人能够喜欢他。
  体育。
  学习。
  战斗。
  轰焦冻各方面都很优秀。
  真正察觉这份心意是在体育祭结束,那个位居第二神色微微不甘的人,忽然和他对视了。
  他看见那个人愣了一下,不着痕迹地对他勾了勾嘴角,然后开口。
  “绿谷,多谢。”
  那时候,绿谷承认自己心动了。
  心动地一发不可收拾。
  他不想和轰君朋友都做不上。
  于是绿谷把这份心意一直埋在心底。
  直到今天。
  “同学们,下个月雄英要举行文化祭,咱们班要表演,给你们一节课时间讨论。”相泽面无表情地说完之后就裹着睡袋躺下。
   相泽老师真是一如既往地懒惰啊……
  上鸣电气激动的神色“喔!充满校园风的活动终于要开始了吗!?”
  “在上面显现出你那强者的表情吗?噗……”一旁的耳郎响香捂着嘴看着上鸣电气,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喂!!!” 
  “我强烈要求演白雪公主!!实在不行睡美人也行!!!!”
  “够了峰田同学!!为什么全是吻戏的啊!!”绿谷无可奈何地看着峰田实。
  “当然是因为这些很招人喜欢啊!”
  ……峰田同学你先把脸上的笑容收一收。

  最终还是演睡美人了啊……
  绿谷无奈地看着他身上的王子装束,其实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会扮演王子。
  王子的最佳人选本来是轰君来着,但是他一再推脱,最后推到了绿谷头上。
  “那就由绿谷来扮演王子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见轰君眼神中闪过一丝……懊悔?
  轰君为什么懊悔呢?
  迷迷糊糊地答应下来,绿谷独自去与扮演女主的八百万去交涉。
  “借位接吻吗?当然可以的。”
  八百万微笑地回答。
  真是个温柔的女孩子。
  绿谷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忽然感受到背后灼热的视线。
  回头看了看却只有轰君正在看书的背影。
  是他的错觉吗?
 
  这已经是轰今天第五次看绿谷了。
  知道自己喜欢绿谷是在体育祭。
  “那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
  那时候,轰承认自己心动了。
  心动地一发不可收拾。
  他不想和绿谷连朋友都做不到。
  于是轰默默地把这份心意藏在心底。
  频频看向绿谷的眼神偶尔会被捕捉。
  “轰君?怎么了吗?”
  “……没什么,绿谷。”
  轰不自然地移开眼神,被抓包让他表情有些不自然。
    不知道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绿谷今天好像又可爱了很多……
  想……
  想着想着,轰红了耳尖。
  他掩饰着脸上不自然的红晕,悄悄地抬眼。
  绿谷像一个小太阳一样,总是那么有活力,温暖着很多人。
  包括他已经冰冷了十几年的心。
  听见相泽老师说文化祭的时候,他心里是没有什么波动的。
  决定演睡美人的时候心里也没有什么波动。
  意料之中,他们肯定会让自己演王子,于是他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台词,并且默默想道。
  你们要是让绿谷演公主我肯定会接。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
  他们居然让绿谷演王子。
  那时候,如果时间可以重来。
  他肯定会答应演,大不了借位。
  但是他不知道绿谷是怎么想的。
  他看见绿谷去和身为女主的八百万聊天。
  貌似……笑的很开心?
  似乎是他的视线太过灼热,绿谷往他这看了一眼。
  他赶紧看向手中的书。
  好险。
  
  绿谷的心七上八下。
  原因是轰君坐在他身边,两个人挨的很近。
  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他脑袋一热,邀请了轰君周末跟他一起在他家里练习台词。
  他看见轰君听见后睁大眼睛,然后笑着答应道:“好啊。”
  因为有些句话他的语气始终不对,轰君索性坐在他身边,教他如何说这些话。
  “哦,天哪!这是位多么美丽的公主啊?”
  “我亲爱的公主,原谅我的冒犯,我对您一见钟情,请问我可以——”
  “我可以向您求婚吗?我的公主殿下。”
  轰君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荡。
  耳边酥酥麻麻的。
  绿谷觉得他的耳朵一定红透了。
  轰君的声音很好听,让他有一种轰君真的在向他告白,向他求婚。
  在跟他接吻。
  心中忽然冒起的想法让他面红耳赤。
  糟糕,快不行了。
  真的好喜欢轰君。
  好喜欢好喜欢。
 
  轰看着绿谷的发旋,看起来极其柔软的绿发让他有些想要摸摸看的想法。
  他这个角度正好可以光明正大地看着绿谷而不被发现。
  这个角度也让少年看起来像是窝在他怀里。
  小小的一只。
  鼻尖都是绿谷的味道。
  轰有些贪恋地吸了吸,不舍得离开。
  “轰君……?”
  少年抬起头茫然地看了看他,轰被注视地身体绷紧。
  圆圆的大眼睛再配上几颗匀称的雀斑。
  真的好可爱……!
  轰利用他惊人的抑制力抑制住了他的想法。
  “抱歉绿谷,我走神了,继续。”
  轰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异样。
  糟糕,快不行了。
  真的好喜欢绿谷。
  好喜欢好喜欢。

  “出久——轰君——吃饭了哦!”
  救星!!
  两人不约而同地想着。
  绿谷引子温柔地看着他们。
  “练习了那么久,早都饿了吧?轰君,我给你做了荞麦面哦?出久经常念叨你呢。”
  “妈妈!”
  绿谷红着脸叫道。
  “谢谢伯母,我开动了。”
  微凉的荞麦面放进口中,有一瞬间,他感到自己的泪腺有些不受控制。
  很久都没有吃到这种,
  带有妈妈味道的荞麦面了。
  感受到他们期待的眼神,轰默默点头。
  “很好吃,谢谢伯母。”
  “呀——轰君喜欢就好!”
  绿谷引子捧着脸,微笑道。
  绿谷松了口气。
  却没有看见,轰眼中一闪而过的泪光。
 
  一年一度的文化祭很快就到来了。
  绿谷身着王子服,乍一看倒像个不经世事的小王子。
  轰看着有些腼腆的绿谷,一看眼神就再也移不开。
  如果。
  他说如果。
  他想要贪心一点,如果这是只属于他的王子该多好。
  只属于他的王子殿下。
  脚步不由自主移了过去,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在绿谷面前。
  “绿谷,很好看。” 
  “啊……谢谢轰君!!”
  话一说出口,两人都不好意思起来。
  然而旁边的峰田眼睛一转,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八百万同学,我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现在请欣赏1—A班为我们表演的舞台剧,稍微改变了一点的睡美人——” 
  充当旁白的饭田一本正经地念着台词。
  “在一个遥远的国度,里面的人们都很幸福,直到这一天,小公主降生了,很多人纷纷来祝贺,国王邀请了几位魔法预言家,但是因为忘记邀请了一位,所以被遗忘的那位预言家在他们为小公主祝福的时候气呼呼的来了。”
  由爆豪扮演的预言家:“混蛋!居然不邀请老……我!?那就等着吧!在她15岁的时候,会被苹果噎死!!”然后又气呼呼地走了。
  “国王听了大惊失色,赶快下令让所有人再也不许种苹果树,于是,所有苹果树在一夜之间都杳无踪迹,人间蒸发。但是最后一位还没有祝福的预言家站了出来。”
  “公主被苹果噎到不会死,而是会晕过去,这时候只要由王子的真爱之吻才会苏醒哦。”由丽日扮演的预言家温柔地说道。
  绿谷看着台上一切都井然有序地进行,忽然身后传来略微虚弱的声音。
  “那个……绿谷同学……”
  绿谷回过头,看见八百万捂着头貌似很晕的样子。
  “八百万同学!?怎么了?”
  “抱歉……我身体忽然有些不舒服,怕是不能演出了……”
  “啊,没事的!身体要紧!那公主要谁来扮演呢?”
  绿谷有些为难,这时候峰田拽了拽他的袖子,指向了唯一一个没有出过场的人。
  轰……君?
 
  绿谷现在大脑一片空白。
  他怎么也想不到,轰君会身穿扮演公主。
  而且为什么还很好看!?
  果然是轰君啊,连女装也……
  八百万偷偷看了一眼峰田,又看了一眼轰。
  峰田竖起大拇指:perfect!
  轰君上场了。
  绿谷看着轰君行如流水的演出,不得不说,轰君的记忆力真的很好。
  看着台上吃了苹果渐渐倒下的轰君,从不怯场的他突然心跳如鼓。
  如果八百万同学是借位的话……
  那他要不要真的亲下去?
  没来得及细想,他便上场了。
  回忆着轰君的语气,他面露惊讶,缓缓道:“哦,天哪!这是多么美丽的公主啊?”
  接下来——
  绿谷慢慢地低头,忽然停下来。
  他分明看见轰君在看着他,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
  那目光十分复杂,但是他看见最多的情绪还是……
  喜欢。
  喜欢?
  一定是他看错了吧?
  这时,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亲下去”
  整个台下都在喊亲下去。
  绿谷忽然被拽衣服,一个不稳便亲上去。
  ……!!!
  台下一片起哄声,但是他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脸上一定红透了,他想。
  绿谷看着慢慢起身的轰。
  “我亲爱的公主,原谅我的冒犯。”
  他听见自己说。
  “我对您一见钟情,请问我可以——”
  他听见自己说。
  “我可以向您求婚吗?我的公主殿下。”
  他听见自己说。

  文化祭结束了。
  但是绿谷的心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了。
  他喜欢轰君。
  但是在今天,他发现,轰君同样也喜欢他。
  绿谷吃惊地看着轰的眼睛,轰眼底的认真不容忽视。
  “我喜欢绿谷,很喜欢。”
  喜欢绿谷。
  绿谷感觉自己的脚步都是飘的。
  轰焦冻看着面前呆滞的绿谷,吻上了垂涎已久的唇。
  他捧着绿谷的脸,小心翼翼地,虔诚地吻着。
  此时此刻,他觉得。
  自己真的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了。
 
——end
终于赶上了!!今天放学回来才开始写,还以为赶不上www
我希望每天都是轰出日(大胆发言)
太太们真的是神仙啊——
可能会有后续车车,只是可能。
毕竟我还是个无证的,还在学开车呜呜呜
最后,轰出日愉快!!!

我的初恋居然也喜欢我?!(轰出)

※又名《霸道轰总苦追妻(你他妈)》
※雄英轰×雄英久
※小甜饼
※只有1000+
※私设轰轰和出久在折寺就已经是同学了。
※私设如山
  折寺中学
  “小胜,你今天先回去吧!我今天有点事!”
  “嘁,谁要跟废物一起走!”爆豪不屑地切了一声,甩起包扬长而去。
  绿谷看着班里渐渐走没的人群,转眼间班里就剩轰君和他。
  “那个……”
  绿发少年战战兢兢地站在心仪已久的男孩面前,他有着独特的红白短发以及少年看到的第一眼就无法自拔的被吸引了的深邃异瞳。
  此刻那个少年停止了手上正在收拾书本的动作,看向自己的同桌。
  “绿谷,什么事?”
  绿谷使劲闭了闭眼,声音紧张到颤抖。
  “我……喜欢轰君!!!”
  这五个字像是耗光了绿谷的所有力气似的,刚一说出口,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然而他又开始紧张起来了。
  轰君还没有答复他。
  绿谷紧紧地盯着轰焦冻,期待着轰焦冻接下来的话——
  轰焦冻愣了半晌,看着绿谷。
  “你……喜欢我?为什么?”
  “哎?”绿谷愣住了,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这么问。
  “是因为我老爸是安德瓦吗?”
  “哎???不不不……轰君你误会我了我我不是…这个意si……”绿谷完全没有想到轰焦冻会往那个方面想。
  “你不可能会喜欢上我的。更别说你我都是男生。”轰焦冻想到那些为了自己的混蛋老爸而接近他的人的行为就感到作呕。今天早上安德瓦跟他所说的话他可都记得清楚。他毫不掩饰的厌恶让绿谷面色发白。
  “原来轰君是这样想我的吗……?”
  绿谷低下头。
  “抱歉,轰君……打扰了。”
  他手里紧紧攥着一个项链。
  那是他亲手做的,给轰君的生日礼物。
  既然轰君拒绝他了,就证明轰君对他厌恶透顶吧?这个应该也没用了。
  绿谷随手塞进书包,就直奔回家。
  轰焦冻看着他的反应,皱起眉头。
  他错了吗?
  接着看向,刚刚看见绿谷书包上掉了一个闪亮亮的东西。
  鬼使神差地,他捡了起来。
  雄英
  绿谷站在雄英校门门口,激动的心情难以平复。
  绿谷拍拍脸,示意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很好!崭新的高中生活,就此展开!
  但是绿谷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是。
  轰焦冻跟他是一个班的。
  不仅一个班还是同桌。
  NO!!!!!
  SOS!已经被初恋对象拒绝过了但还是做了一个同桌怎么办!
  轰焦冻看见他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绿谷?”
  绿谷尴尬地移开视线,干笑道:“呀——抱歉,我不认识你呢。”
  “绿谷,你在怪我。”
  明明是疑问句,但是硬生生让轰焦冻说成了陈述句。
  “两位同学请下课再叙旧,现在是上课时间。”
  “是!相泽老师!”
  “是。”
  下课绿谷尝试了各种方法想要摆脱后面的轰焦冻。
  无济于事。
  “绿谷,你记得我。”
  “你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
  “在折寺为什么不告而别?是我做错了,那件事。我不该怀疑你是为了我老爸的,我……”
  “够了,轰君。”绿谷低着头,在楼梯口站定。轰焦冻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轰君,既然你不喜欢我,就不要做那些让我误解的事。”
  轰焦冻愣了一瞬,说道:
  “绿谷,那时候我回家仔细地想过。”
  绿谷抬起头,轰焦冻发现绿谷的眼睑早已被眼泪浸湿。
  他伸手想要揩去绿谷的眼泪,却被他一下子拍了下去。
  力道不大,并不痛。
  轰焦冻叹了口气。
  “绿谷……你真的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个温柔的人。”
  轰焦冻接下来的动作人让绿谷睁大眼睛。
  轰焦冻吻上了绿谷的眼角,动作轻柔。
  既然你不想让我用手擦去你的泪水,那我就用亲吻来告诉你。
  轰焦冻的唇慢慢地向下移动,停在绿谷的唇上辗转反侧。
  既然你不想听我那苍白无比的解释,那我就用亲吻来告诉你。
  轰焦冻捧起被亲的晕晕乎乎的绿谷,注视着他的绿眸。
  那我就来告诉你——
  “绿谷,我喜欢你。”
  被亲的迷迷糊糊的绿谷:!?!?
  “如果当初只是懵懵懂懂,那么现在我可以认真的告诉你,我喜欢你,我喜欢绿谷。”
  绿谷:不行了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轰焦冻从兜掏出一个丑丑的项链。
  绿谷看见之后,立刻瞪大眼睛看着轰焦冻。
  “这个项链我当初找了好久呢!怎么会在轰君那? ” 
  “你当初走的太匆忙,这个项链掉在地上了。现在改物归原主了。”
  但是绿谷却不伸手,轰焦冻再次往前伸了伸。
  绿谷的声音如蚊蝇一般。
  “其实……这个项链是我做给轰君的生日礼物来着……”
  轰焦冻的嘴角以肉眼可见的弧度上扬。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







  绿谷:幸福来的太突然让我措手不及。
  爆豪:所以我就说了一句话是吗!?(明示胜出)
  轰:你做不到的,爆豪。这个作者很懒。
  爆豪:吵死了你个阴阳脸!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