荞麦面赛高

欢迎来QQ找我玩鸭
年更超级大杂食,什么都吃,什么都产,总之cp洁癖的人谨慎关注!!

是理发师√
枯了,理发师怎么这么帅

我不该尝试上色的……
是美智子小姐√

(轰出)恋爱进行时

又名:你的扣子没扣好(?)

※ooc预警

※含上耳/切爆/百茶(友情向

※私设如山

※虽然是有个性设定但是也没怎么用(?)

※看灵能百分百时一句话的脑洞产物



—1—



“绿谷,你的扣子没扣好。”



—2—



当绿谷尴尬把扣子扣上,手放下时,轰已经从容的从旁边走过去了,期间还礼貌性的点了点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好像真的没发生什么。



  绿谷叹了口气,那个身为他学长兼风纪委员的男人一切的一切都那么耀眼。



  课间同学们都在有说有笑地谈这谈那,只有他心不在焉地坐在座位上,手中拿着的铅笔也不知所云的在笔记上乱划一气。当他反应过来时,又红着脸拿起橡皮想要把本子上画的小人和写了一半的“轰隹”蹭下去。



  那画的小人正是轰焦冻。



  一旁的丽日看见绿谷这番模样,凑到绿谷面前:“小久?是不是在想轰君啊?”随即露出了一副大家都懂的表情。



  “丽日同学——!”绿谷双臂挡住羞红的脸颊,眼神也上下乱飘,发出了细弱蚊蝇的声音“才,才不是……”



  “噗……还说不是!你这个笔记上都画了多少轰大风纪委员了?”丽日拿起绿谷的“为了将来的英雄分析NO.14”,揶揄道:“明明前13本都是正正常常的记录各种英雄事迹的笔记本,为什么这本从第一页记录轰君开始,就变了内容了呢?”



  “这、这个……”



  丽日看着绿谷憋的发红地脸,摆摆手,无奈的说:“小久你呀,就是太害羞了。你放心!我丽日御茶子一定会帮你的!我认识一个跟轰君同班的漂亮学姐,她一定会帮你的!”



  “……谢谢你!丽日同学!”



  “小久你现在的表情好难看哦。”





  丽日信心满满地拿着一个小本子递给绿谷看:“这个是我和八百万学姐一起商讨的办法!总共五步,轰君一定会死心塌地的爱上你的!”

 

  “丽日同学你这个形容真的是……”绿谷翻开计划本,看到第一条就愣住了:“丽日同学……?这个真的靠谱吗?”



  “放心吧!一定可以的!”



—3—



‖攻略轰君计划√‖

‖1.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吧!‖



  “哎?出久想要学习制作曲奇吗?”绿谷引子惊讶地看着绿谷,仿佛明白了什么,微笑道:“那妈妈还可以顺便教你另一个哦。”



  “哎?”



  “荞麦面。”绿谷引子笑的意味深长。



  连妈妈都知道了吗!?绿谷捂住脸,无助地想着,“那……谢谢妈妈了。”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答:绿谷拿着那个在丽日的怂恿下包装的非常可爱的曲奇,站在二年A班的门前,却迟迟不进去。



  “哈哈哈,切岛,真有……哎?”就在这时,A班的门猛地被拉开,黄发男人和红发男人正在勾肩搭背地走出来,看见绿谷时明显一愣。



  “哎,我是上鸣,你是那个一年级的绿谷吧?轰他经……”

  “上鸣。”从教室出来的轰打断了上鸣的话,转而看向绿谷。

  “绿谷,有什么事吗?”

 

  被轰异色的双眸注视着,绿谷难得地紧张起来。他张了张嘴,发现嘴中干的不像话。



  绿谷豁出去地闭上眼,45°弯腰,把曲奇递过去:“这个是一个女生让我帮忙给轰君的!请,请不要嫌弃!!”



  “……啊。”绿谷紧张地站着,听见轰仿佛刚反应过来的一声,随之手上重量的消失然后他松了口气的同时有点小难过。



  这项大概是完成了吧……果然女孩子给的东西一般男生都不会拒绝呢……



  绿谷有些难过地低下头,却没看见轰嘴角那不易察觉的上扬。


—4—



‖攻略轰君计划√‖

‖2.想要增加感情,就要大胆地和他搭话!‖



  “轰,轰君!早上好啊哈哈哈怎么这么巧啊……”绿谷提前站在操场热身,果不其然看见换好运动服的轰走过来,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搭话。



  “嗯。”轰点点头,开口道:“绿谷,一起跑步吧。”绿谷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好的!”



  轰君就连跑步都那么帅气啊……绿谷看着匀速跑在他身边的轰,不由得看出了神,以至于轰看向他都没有察觉。



  “绿谷?是累了吗?”轰看向绿谷的眼神有些许担忧,看的绿谷罪恶感更加深重。“没有!我不累的轰君!”轰君太好看了看出神这种话谁会说出来啊!



......说是不累但还是结束训练了呢。绿谷站在衣柜前,拿起衣服准备换。旁边的轰不着痕迹地看了眼绿谷的脸又看了眼腹部,开口道:



  “绿谷你,很厉害。”

  “???”


—5—



‖攻略轰君计划√‖

‖3.想要攻略他,约会也是不可缺少的!‖



  轰看着绿谷手中的“all might主题公园”的门票,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看了眼其他人手中也拿着这张门票,又看了眼绿谷,不知道怎么回事,绿谷看轰看向他的眼神中竟带有一丝委屈。



  “轰君!周末大家一起去玩吧!”绿谷眼神飘忽,见轰收下了门票看了看其他人,开口解释道:“这个门票是我好不容易才抢到的!要去吗?”说完便关注着轰的反应。



  “……好。”轰沉默了一会,点点头。



  上鸣见状,等绿谷稍微走远之后悄悄附耳:“轰,绿谷那小子总是来二年级这里,是不是对哪个学长有意思啊?嗯?”说完眨了眨眼,意味分明地看着轰。



  轰看了眼上鸣,又看了眼手中的票。



“……是啊。”



  一旁的丽日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绿谷,一边含着辛酸泪:“可恶啊!小久!你怕是对约会有什么误解吧!!这种事情就要两个人一起去的说!”

  八百万微笑地说道:“丽日同学,你可以

先把票放下再说这些的。”



  “对不起啦丽日同学……可是想想和轰君单独相处,果然还是不行啊!!”丽日扒开绿谷抱着脸的双臂,信誓旦旦地说:“没事的!还有两步!我相信现在轰学长他一定对你有好感了!”



  绿谷感动地不知道说什么,丽日跟他打了打招呼就和八百万扬长而去。

  八百万无奈地看着与轰交谈完毕的丽日,“这样卖绿谷同学……不会有事吗?”“安啦——要不然就小久那个榆木脑袋,现在还在那傻傻地暗恋呢!”



  丽日:计划通!


—6—



‖攻略轰君计划√‖

‖4.去做一些约会该做的事吧!‖



  绿谷战战兢兢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轰一口一口地嗦着荞麦面。心上人在面前,还是两个人独处,绿谷自然是吃不下去的。



  绿谷戳着面前被炸的金黄的猪排,有一搭没一搭地神游。





  “啊……上鸣!咱们去那边玩吧!”耳郎兴奋地指了指过山车和碰碰车,还没等他答话就拽他过去。“哎哎哎慢一点耳郎!”



  切岛不知道看见了什么,搂过爆豪的肩“这个游戏一看就很男子汉!爆豪,要不要来挑战一下!?”“嘁!谁他妈要玩打地鼠啊!”“那你看着我玩?”“……狗屎头,给我两个币。”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刚刚还是八个人的队伍一下子走了一半,绿谷把充满期望的颜色抛向丽日,但丽日仿佛没看见似的挽起八百万的手,“那么我和八百万学姐也去玩咯,小久和轰君玩的尽兴!”随之给了轰一个眼神,轰会意地点了点头。

  丽日,真好使。



  绿谷显然没有发现他们的互动,他无助地蹲在地上。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丽日同学!!

  “绿谷,先一起去吃饭吧?”





  轰一抬眼就看见绿谷怼着猪排饭在想着什么,便开口提醒道:“绿谷,你的猪排饭要被你怼碎了。”

  “对不起!!”



  看着明显心不在焉的绿谷,轰不着痕迹地笑了笑。绿谷突然出声:“轰君!咱们去玩玩吧?总不能一直泡在餐馆里。”

  “好。”


—7—



‖攻略轰君计划√‖

‖5.想要成为恋人,就先从告白开始吧!‖



  绿谷有些为难的看着本子上的这一条,犯了难,告白这种事……



  “绿谷。”坐在长椅上的轰突然出声叫住了他。此时天色已暗,昏暗的灯光使绿谷看不清轰的脸。



  “轰……君?怎么了?”绿谷转过头,看着凝视着摩天轮的轰。



  轰沉默半晌,扭头靠近绿谷,见对面的人忍不住后退便停住脚步。“绿谷你,还记得刚见面的时候吗?”



  太,太近了。



  绿谷完全没有听见轰在说什么,他现在看着近在咫尺的轰,鼻尖上萦绕着轰身上淡淡的味道。

 

  扑通,扑通。胸腔中的心脏剧烈跳动让绿谷不禁怀疑会不会跳出来。

  糟糕,这么大声,轰君肯定听见了。



  轰看出绿谷的走神,自顾自地继续说道“绿谷刚入学的时候,像小绵羊一样温顺,我当时就在想——”垂眼温柔地望向绿谷“他怎么这么可爱,想着就去搭话了。”



  “哎?”绿谷愣了愣,随后突然反应过来,慌乱地低下头:“轰!轰君!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在说什么啊。’



  “可能是轰君你的错觉吧,小绵羊什么的……”

  ‘真是的,那句话你不是早就想听了吗。’



  轰突然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远处的一个方向,绿谷毫无察觉,仍旧低着头说。



  “所以,轰君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喜欢你,绿谷。’

  “————”


  绿谷抬头死死地盯着轰,期待听到那个答案,但远处的烟花却在此刻不和事宜地响了起来,他只看见轰张了张嘴,什么都没听到。



  虽然没听见什么,但轰君的那个表情,明显是失败了吧……绿谷沮丧地掏出本子,准备在最后一条上打个×。



  “……哎?轰君?”手中的本子突然被拿走,绿谷惊诧地看向轰,眼瞧着轰在本子上画了一笔。



  原来如此……是亲自断了这份感情吗?等等……一笔?绿谷突然想到什么,猛的抬头,就看见轰晃了晃本子扔到长椅上,捏起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风正好将本子的页数吹到了最后一条。



  那上面大大的“√”格外瞩目。



the end



——

我再不更新是不是你们就忘记我了(〃´▽`〃)


(胜出abo)炮友=男友

评论走链接

乐乎幼儿园:)

我求您不要屏蔽!!!!

已经第五次了!!!!( ´_ゝ`)

第五次啊!!!!

辣鸡石墨:D

睡美人(轰出)

※私设如山
※抱歉来晚了!今天一直在学校呜呜呜
※ooc预警
※双向暗恋
※观看愉快!
  绿谷出久喜欢轰焦冻很久了。
  而他也从来都没有奢望那个闪闪发光的人能够喜欢他。
  体育。
  学习。
  战斗。
  轰焦冻各方面都很优秀。
  真正察觉这份心意是在体育祭结束,那个位居第二神色微微不甘的人,忽然和他对视了。
  他看见那个人愣了一下,不着痕迹地对他勾了勾嘴角,然后开口。
  “绿谷,多谢。”
  那时候,绿谷承认自己心动了。
  心动地一发不可收拾。
  他不想和轰君朋友都做不上。
  于是绿谷把这份心意一直埋在心底。
  直到今天。
  “同学们,下个月雄英要举行文化祭,咱们班要表演,给你们一节课时间讨论。”相泽面无表情地说完之后就裹着睡袋躺下。
   相泽老师真是一如既往地懒惰啊……
  上鸣电气激动的神色“喔!充满校园风的活动终于要开始了吗!?”
  “在上面显现出你那强者的表情吗?噗……”一旁的耳郎响香捂着嘴看着上鸣电气,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喂!!!” 
  “我强烈要求演白雪公主!!实在不行睡美人也行!!!!”
  “够了峰田同学!!为什么全是吻戏的啊!!”绿谷无可奈何地看着峰田实。
  “当然是因为这些很招人喜欢啊!”
  ……峰田同学你先把脸上的笑容收一收。

  最终还是演睡美人了啊……
  绿谷无奈地看着他身上的王子装束,其实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会扮演王子。
  王子的最佳人选本来是轰君来着,但是他一再推脱,最后推到了绿谷头上。
  “那就由绿谷来扮演王子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见轰君眼神中闪过一丝……懊悔?
  轰君为什么懊悔呢?
  迷迷糊糊地答应下来,绿谷独自去与扮演女主的八百万去交涉。
  “借位接吻吗?当然可以的。”
  八百万微笑地回答。
  真是个温柔的女孩子。
  绿谷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忽然感受到背后灼热的视线。
  回头看了看却只有轰君正在看书的背影。
  是他的错觉吗?
 
  这已经是轰今天第五次看绿谷了。
  知道自己喜欢绿谷是在体育祭。
  “那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
  那时候,轰承认自己心动了。
  心动地一发不可收拾。
  他不想和绿谷连朋友都做不到。
  于是轰默默地把这份心意藏在心底。
  频频看向绿谷的眼神偶尔会被捕捉。
  “轰君?怎么了吗?”
  “……没什么,绿谷。”
  轰不自然地移开眼神,被抓包让他表情有些不自然。
    不知道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绿谷今天好像又可爱了很多……
  想……
  想着想着,轰红了耳尖。
  他掩饰着脸上不自然的红晕,悄悄地抬眼。
  绿谷像一个小太阳一样,总是那么有活力,温暖着很多人。
  包括他已经冰冷了十几年的心。
  听见相泽老师说文化祭的时候,他心里是没有什么波动的。
  决定演睡美人的时候心里也没有什么波动。
  意料之中,他们肯定会让自己演王子,于是他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台词,并且默默想道。
  你们要是让绿谷演公主我肯定会接。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
  他们居然让绿谷演王子。
  那时候,如果时间可以重来。
  他肯定会答应演,大不了借位。
  但是他不知道绿谷是怎么想的。
  他看见绿谷去和身为女主的八百万聊天。
  貌似……笑的很开心?
  似乎是他的视线太过灼热,绿谷往他这看了一眼。
  他赶紧看向手中的书。
  好险。
  
  绿谷的心七上八下。
  原因是轰君坐在他身边,两个人挨的很近。
  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他脑袋一热,邀请了轰君周末跟他一起在他家里练习台词。
  他看见轰君听见后睁大眼睛,然后笑着答应道:“好啊。”
  因为有些句话他的语气始终不对,轰君索性坐在他身边,教他如何说这些话。
  “哦,天哪!这是位多么美丽的公主啊?”
  “我亲爱的公主,原谅我的冒犯,我对您一见钟情,请问我可以——”
  “我可以向您求婚吗?我的公主殿下。”
  轰君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荡。
  耳边酥酥麻麻的。
  绿谷觉得他的耳朵一定红透了。
  轰君的声音很好听,让他有一种轰君真的在向他告白,向他求婚。
  在跟他接吻。
  心中忽然冒起的想法让他面红耳赤。
  糟糕,快不行了。
  真的好喜欢轰君。
  好喜欢好喜欢。
 
  轰看着绿谷的发旋,看起来极其柔软的绿发让他有些想要摸摸看的想法。
  他这个角度正好可以光明正大地看着绿谷而不被发现。
  这个角度也让少年看起来像是窝在他怀里。
  小小的一只。
  鼻尖都是绿谷的味道。
  轰有些贪恋地吸了吸,不舍得离开。
  “轰君……?”
  少年抬起头茫然地看了看他,轰被注视地身体绷紧。
  圆圆的大眼睛再配上几颗匀称的雀斑。
  真的好可爱……!
  轰利用他惊人的抑制力抑制住了他的想法。
  “抱歉绿谷,我走神了,继续。”
  轰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异样。
  糟糕,快不行了。
  真的好喜欢绿谷。
  好喜欢好喜欢。

  “出久——轰君——吃饭了哦!”
  救星!!
  两人不约而同地想着。
  绿谷引子温柔地看着他们。
  “练习了那么久,早都饿了吧?轰君,我给你做了荞麦面哦?出久经常念叨你呢。”
  “妈妈!”
  绿谷红着脸叫道。
  “谢谢伯母,我开动了。”
  微凉的荞麦面放进口中,有一瞬间,他感到自己的泪腺有些不受控制。
  很久都没有吃到这种,
  带有妈妈味道的荞麦面了。
  感受到他们期待的眼神,轰默默点头。
  “很好吃,谢谢伯母。”
  “呀——轰君喜欢就好!”
  绿谷引子捧着脸,微笑道。
  绿谷松了口气。
  却没有看见,轰眼中一闪而过的泪光。
 
  一年一度的文化祭很快就到来了。
  绿谷身着王子服,乍一看倒像个不经世事的小王子。
  轰看着有些腼腆的绿谷,一看眼神就再也移不开。
  如果。
  他说如果。
  他想要贪心一点,如果这是只属于他的王子该多好。
  只属于他的王子殿下。
  脚步不由自主移了过去,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在绿谷面前。
  “绿谷,很好看。” 
  “啊……谢谢轰君!!”
  话一说出口,两人都不好意思起来。
  然而旁边的峰田眼睛一转,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八百万同学,我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现在请欣赏1—A班为我们表演的舞台剧,稍微改变了一点的睡美人——” 
  充当旁白的饭田一本正经地念着台词。
  “在一个遥远的国度,里面的人们都很幸福,直到这一天,小公主降生了,很多人纷纷来祝贺,国王邀请了几位魔法预言家,但是因为忘记邀请了一位,所以被遗忘的那位预言家在他们为小公主祝福的时候气呼呼的来了。”
  由爆豪扮演的预言家:“混蛋!居然不邀请老……我!?那就等着吧!在她15岁的时候,会被苹果噎死!!”然后又气呼呼地走了。
  “国王听了大惊失色,赶快下令让所有人再也不许种苹果树,于是,所有苹果树在一夜之间都杳无踪迹,人间蒸发。但是最后一位还没有祝福的预言家站了出来。”
  “公主被苹果噎到不会死,而是会晕过去,这时候只要由王子的真爱之吻才会苏醒哦。”由丽日扮演的预言家温柔地说道。
  绿谷看着台上一切都井然有序地进行,忽然身后传来略微虚弱的声音。
  “那个……绿谷同学……”
  绿谷回过头,看见八百万捂着头貌似很晕的样子。
  “八百万同学!?怎么了?”
  “抱歉……我身体忽然有些不舒服,怕是不能演出了……”
  “啊,没事的!身体要紧!那公主要谁来扮演呢?”
  绿谷有些为难,这时候峰田拽了拽他的袖子,指向了唯一一个没有出过场的人。
  轰……君?
 
  绿谷现在大脑一片空白。
  他怎么也想不到,轰君会身穿扮演公主。
  而且为什么还很好看!?
  果然是轰君啊,连女装也……
  八百万偷偷看了一眼峰田,又看了一眼轰。
  峰田竖起大拇指:perfect!
  轰君上场了。
  绿谷看着轰君行如流水的演出,不得不说,轰君的记忆力真的很好。
  看着台上吃了苹果渐渐倒下的轰君,从不怯场的他突然心跳如鼓。
  如果八百万同学是借位的话……
  那他要不要真的亲下去?
  没来得及细想,他便上场了。
  回忆着轰君的语气,他面露惊讶,缓缓道:“哦,天哪!这是多么美丽的公主啊?”
  接下来——
  绿谷慢慢地低头,忽然停下来。
  他分明看见轰君在看着他,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
  那目光十分复杂,但是他看见最多的情绪还是……
  喜欢。
  喜欢?
  一定是他看错了吧?
  这时,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亲下去”
  整个台下都在喊亲下去。
  绿谷忽然被拽衣服,一个不稳便亲上去。
  ……!!!
  台下一片起哄声,但是他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脸上一定红透了,他想。
  绿谷看着慢慢起身的轰。
  “我亲爱的公主,原谅我的冒犯。”
  他听见自己说。
  “我对您一见钟情,请问我可以——”
  他听见自己说。
  “我可以向您求婚吗?我的公主殿下。”
  他听见自己说。

  文化祭结束了。
  但是绿谷的心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了。
  他喜欢轰君。
  但是在今天,他发现,轰君同样也喜欢他。
  绿谷吃惊地看着轰的眼睛,轰眼底的认真不容忽视。
  “我喜欢绿谷,很喜欢。”
  喜欢绿谷。
  绿谷感觉自己的脚步都是飘的。
  轰焦冻看着面前呆滞的绿谷,吻上了垂涎已久的唇。
  他捧着绿谷的脸,小心翼翼地,虔诚地吻着。
  此时此刻,他觉得。
  自己真的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了。
 
——end
终于赶上了!!今天放学回来才开始写,还以为赶不上www
我希望每天都是轰出日(大胆发言)
太太们真的是神仙啊——
可能会有后续车车,只是可能。
毕竟我还是个无证的,还在学开车呜呜呜
最后,轰出日愉快!!!

我的初恋居然也喜欢我?!(轰出)

※又名《霸道轰总苦追妻(你他妈)》
※雄英轰×雄英久
※小甜饼
※只有1000+
※私设轰轰和出久在折寺就已经是同学了。
※私设如山
  折寺中学
  “小胜,你今天先回去吧!我今天有点事!”
  “嘁,谁要跟废物一起走!”爆豪不屑地切了一声,甩起包扬长而去。
  绿谷看着班里渐渐走没的人群,转眼间班里就剩轰君和他。
  “那个……”
  绿发少年战战兢兢地站在心仪已久的男孩面前,他有着独特的红白短发以及少年看到的第一眼就无法自拔的被吸引了的深邃异瞳。
  此刻那个少年停止了手上正在收拾书本的动作,看向自己的同桌。
  “绿谷,什么事?”
  绿谷使劲闭了闭眼,声音紧张到颤抖。
  “我……喜欢轰君!!!”
  这五个字像是耗光了绿谷的所有力气似的,刚一说出口,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然而他又开始紧张起来了。
  轰君还没有答复他。
  绿谷紧紧地盯着轰焦冻,期待着轰焦冻接下来的话——
  轰焦冻愣了半晌,看着绿谷。
  “你……喜欢我?为什么?”
  “哎?”绿谷愣住了,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这么问。
  “是因为我老爸是安德瓦吗?”
  “哎???不不不……轰君你误会我了我我不是…这个意si……”绿谷完全没有想到轰焦冻会往那个方面想。
  “你不可能会喜欢上我的。更别说你我都是男生。”轰焦冻想到那些为了自己的混蛋老爸而接近他的人的行为就感到作呕。今天早上安德瓦跟他所说的话他可都记得清楚。他毫不掩饰的厌恶让绿谷面色发白。
  “原来轰君是这样想我的吗……?”
  绿谷低下头。
  “抱歉,轰君……打扰了。”
  他手里紧紧攥着一个项链。
  那是他亲手做的,给轰君的生日礼物。
  既然轰君拒绝他了,就证明轰君对他厌恶透顶吧?这个应该也没用了。
  绿谷随手塞进书包,就直奔回家。
  轰焦冻看着他的反应,皱起眉头。
  他错了吗?
  接着看向,刚刚看见绿谷书包上掉了一个闪亮亮的东西。
  鬼使神差地,他捡了起来。
  雄英
  绿谷站在雄英校门门口,激动的心情难以平复。
  绿谷拍拍脸,示意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很好!崭新的高中生活,就此展开!
  但是绿谷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是。
  轰焦冻跟他是一个班的。
  不仅一个班还是同桌。
  NO!!!!!
  SOS!已经被初恋对象拒绝过了但还是做了一个同桌怎么办!
  轰焦冻看见他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绿谷?”
  绿谷尴尬地移开视线,干笑道:“呀——抱歉,我不认识你呢。”
  “绿谷,你在怪我。”
  明明是疑问句,但是硬生生让轰焦冻说成了陈述句。
  “两位同学请下课再叙旧,现在是上课时间。”
  “是!相泽老师!”
  “是。”
  下课绿谷尝试了各种方法想要摆脱后面的轰焦冻。
  无济于事。
  “绿谷,你记得我。”
  “你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
  “在折寺为什么不告而别?是我做错了,那件事。我不该怀疑你是为了我老爸的,我……”
  “够了,轰君。”绿谷低着头,在楼梯口站定。轰焦冻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轰君,既然你不喜欢我,就不要做那些让我误解的事。”
  轰焦冻愣了一瞬,说道:
  “绿谷,那时候我回家仔细地想过。”
  绿谷抬起头,轰焦冻发现绿谷的眼睑早已被眼泪浸湿。
  他伸手想要揩去绿谷的眼泪,却被他一下子拍了下去。
  力道不大,并不痛。
  轰焦冻叹了口气。
  “绿谷……你真的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个温柔的人。”
  轰焦冻接下来的动作人让绿谷睁大眼睛。
  轰焦冻吻上了绿谷的眼角,动作轻柔。
  既然你不想让我用手擦去你的泪水,那我就用亲吻来告诉你。
  轰焦冻的唇慢慢地向下移动,停在绿谷的唇上辗转反侧。
  既然你不想听我那苍白无比的解释,那我就用亲吻来告诉你。
  轰焦冻捧起被亲的晕晕乎乎的绿谷,注视着他的绿眸。
  那我就来告诉你——
  “绿谷,我喜欢你。”
  被亲的迷迷糊糊的绿谷:!?!?
  “如果当初只是懵懵懂懂,那么现在我可以认真的告诉你,我喜欢你,我喜欢绿谷。”
  绿谷:不行了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轰焦冻从兜掏出一个丑丑的项链。
  绿谷看见之后,立刻瞪大眼睛看着轰焦冻。
  “这个项链我当初找了好久呢!怎么会在轰君那? ” 
  “你当初走的太匆忙,这个项链掉在地上了。现在改物归原主了。”
  但是绿谷却不伸手,轰焦冻再次往前伸了伸。
  绿谷的声音如蚊蝇一般。
  “其实……这个项链是我做给轰君的生日礼物来着……”
  轰焦冻的嘴角以肉眼可见的弧度上扬。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







  绿谷:幸福来的太突然让我措手不及。
  爆豪:所以我就说了一句话是吗!?(明示胜出)
  轰:你做不到的,爆豪。这个作者很懒。
  爆豪:吵死了你个阴阳脸!西内!